云南民族旅游網由《環球游報》主辦

首頁 專家專欄原創文章正文

在綿長時空遺韻里洞見昆中藥

發表于:2020-05-02 01:23:26|來源:轉載于網絡

 

作者 李 興

能以傳統中藥制劑的名義入選全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,昆明中藥廠的傳統制劑自有其典型性。在著名國醫大師張震的精辟導讀引領下,我很快讀完了朋友送來的《國家非遺昆中藥傳統中藥制劑的傳承》一書。作為云南省第一部中醫藥國家非遺研究專著,此書所兼具的寶典般的知識性和實用性,讓人不舍釋卷,久久難以平靜。既驚嘆中醫藥文化的深厚積淀,以及源遠流長的頑強生命力,又感佩昆中藥傳統中藥制劑的歷史、現實與可觀照的美好未來。

中醫藥非遺,是存在于傳承人身上,以傳統中醫藥科學技術為原點,向外延伸而包括思想、觀念、信仰、制度等形態及其工具、研制成品和相關場所在內的原創和不斷創新的文化。繁瑣的定義,昭示著這一領域寬闊的范疇,深厚的內涵。筆者以一個昆明人的視角看《國家非遺昆中藥傳統中藥制劑的傳承》,可以在精深綿長的時空遺韻里,洞見非同一般的昆中藥。

中醫藥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中華民族幾千年來認識生命,維護健康,防治疾病的方法體系,承載著中國人民數千年來,與疾病作斗爭的經驗和醫療實踐。對于中醫藥傳統制劑的古往今來,本書給我們作了一次難得的科普。

中藥制劑的起源,應當追溯到夏禹時代的公元前2140年,當時形成的釀酒工藝,已將各種藥物浸制成藥酒。而湯劑則在之后的不長時間也應運而生,從伊尹創造湯劑,并總結寫成中國最早的方劑和制劑技術專著的《湯液經》中得知,湯劑至少出現于商湯時期的公元前1766年。之后,中藥制劑便開始在中華文明的歷史長河中綿延浩,蕩徑流不息。

戰國時期的公元前221年,前后出現了中國第一部醫藥典籍著作《黃帝內經》,在中藥制劑發展史上,無疑具有里程碑的意義。其重要性,在于比較系統地論述了湯液醪醴的制作和作用,并記載了湯、丸、散、膏、藥酒等多種不同劑型及其制法。還有東漢時期的《神農本草經》,是現存最早的本草專著,提出了“劑型隨藥性”的原則。東漢末年張仲景的《傷寒雜病論》,更是記載了十余種劑型及其制備方法,尤其是首次記載的動物膠汁、煉蜜、棗肉和淀粉糊作為丸劑的賦形劑,傳承并沿用至今。隋朝孫思邈的《備急千金要方》和《千金冀方》,將煉治、揀擇、熬煮、炮灸、合膏、配方和調和中藥材等制藥的工藝和技術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高度。

當然,更不能不提及明代大中醫李時珍所著的《本草綱目》,記載中藥達1892種,附方13000余首,劑型近40種,并對每種中藥的性味、產地、形態、采集方法、炮制過程、方劑配合、藥性理論都進行了詳細的論述。在之后的歲月里,特別是近百年來,中醫藥在傳承中隨科學技術的發展而發展,以中醫理論為指導而制成適合防治疾病需要的中藥制劑,在配制理論、生產技術、質量控制與合理應用上不斷取得新突破,以其不可替代的藥用價值和效果而屹立于世界醫藥民族之林。

作為云藥重要組成部分的昆中藥,雖然只是綿延浩瀚的中華中醫藥歷史長河中的一粒因子,但生長和發展卻與整個中醫藥體系一脈相承。云南被譽為“藥物王國”。據普查,云南境內有天然藥物資源就達6559種,中藥資源總數和藥用植物總數分別占全國的51.4%和55.4%,為全國之冠。作為云南政治、文化、經濟的中心,昆明則是這個王冠上的明珠,獨特的資源稟賦和環境優勢,造就了它在中國中醫藥領域的地位。

文化讓傳承成為歷史的物證。任何傳承都以歷史文化為脈絡,沒有文字的記錄和書寫,昆中藥也同樣會消失在浩瀚的時空里。較之中原腹地,作為邊疆夷地的云南乃至昆明,輸入和吸納來自外部世界的事物似乎要舒緩和遲滯一些。中原醫藥自宋代漸入昆明,開啟了中藥對云南邊地的滲透。在元代,昆明出現了官辦的“惠民藥局”。

真正的“昆中藥傳統中藥文化”,則源于明洪武十四年的公元1381年。2013年12月,昆明中藥廠在《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申報書》中作出的界定不無道理。1381年以后,隨大明王朝開疆拓土的大量軍醫落籍云南,相繼在昆明等地開店制售中成藥。據《云南省志.醫藥志》記載:“明洪武十四年,隨征南右副將軍沐英入滇的軍醫朱雙美,曾制售朱氏善用水酒和小兒化風丹,并將這兩種成藥給兩子分售,歷經明、清、民國三個朝代,長達500多年。”昆中藥肇啟于1381年,這是企業文化的雛形,也是昆中藥傳統中藥制劑的開端。

昆中藥之所以輝耀歷史長河,彪炳于中藥制劑史冊,與昆郊嵩明縣楊林鎮的名醫蘭茂密不可分。蘭茂出生于明洪武三十年的公元1397年,因其母生病,潛心研究本草30余年,邊行醫邊采藥,足跡幾乎遍及云南全省,終于在公元1643年完成了《滇南本草》 和《醫門概要》兩本著作?!兜崮媳静荨纷钤绲某揪褪蛰d藥物274種,每味藥都記述了性味、歸經、主治、用法、配方等內容,有的還記錄了成藥的名稱和制法?!兜崮媳静荨纷悦鞒詠砭褪窃颇现嗅t藥界的“藥典”,昆中藥許多產品也導源于此。

明末崇禎年間的昆明籍太醫孫光豫,其名頭絲毫不亞于土生土長的蘭茂。此人晚年辭職回鄉后,專心為人治病,制賣的小兒救急丹、犀角保童丸等成藥,成為享譽云貴川藏多年的救命藥。請記住之前提到的明朝入滇軍醫朱雙美和這個昆明籍太醫孫光豫,正是他們的后代朱亮卿和孫永安,在新中國成立后,一起攜傳承了數百年的小兒化風丹、小兒救急丹等藥品和財產,加入了昆中藥前身的“公私合營昆明市中藥廠加工廠”。也正是朱雙美和孫光豫在明代制售的中成藥,開啟了昆明制藥的歷史。

昆中藥前身的“公私合營昆明市中藥廠加工廠”最早開工于清朝道光六年的公元1826年,只具備中藥材加工能力。1956年,昆明中藥業全行業公私合營,將分散的“前店鋪后藥房”式的家庭制藥鋪82家和43家行商,合并為“公私合營昆明市中藥廠加工廠”。隨著制藥、制劑能力的提升,企業名稱也不斷更替。1966年,廠名改為“昆明市中藥制藥廠”。1986年,廠名變更為“昆明中藥廠”。2000年11月,更名為“昆明中藥廠有限公司”,也就在這一年,昆中藥創造性地實現銷售收入1億元。

如今,作為中華老字號的昆中藥品牌價值已達15.67億元,銷售收入已多年強勁增長,被評為中國醫藥行業成長50強企業,昆中藥的近期目標是在2023年銷售收入達到20億。如今,列入非遺的昆中藥傳統中藥傳統制劑,不但受到省內外患者的廣泛認同,還遠銷南亞、東南亞及其他國家和地區。

傳統為根,文化為脈。昆中藥的傳承和發展,既是傳統與文化的根脈相連,又是傳統文化與現代文化的完美契合。讓傳統根植文化,讓文化引領未來,昆中藥秉承的精品文化、制劑文化、精神文化、養生文化、師徒文化、老字號文化和勤勉文化,必將使企業大放異彩。

         責任編輯 尹紹平 吳敏昆

上一篇:尋找飄蕩的忠魂
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錄入/責任編輯:Update Time:
鵬信評估云南分公司 云南少數民族網-云南省民族學會官方網站 民商網-云南省民族商會官方網站 云南民族旅游網-《環球游報》 云南民族古建網-大理市第四建筑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官方網站
闲来陕西麻将怎么能赢 浙江20选5开奖玩法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信康配资 重庆快乐十分技巧预测 快乐10分玩法中奖规则 上海期货配资网 泳坛夺金河南玩法 体彩七星彩论坛 黑龙江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陕西11选5开奖结果 走势图